传奇世界私服

戈恩“跑路”也没那么传奇

  经过数日的连续调查,于2019年12月29日逃离日本的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戈恩的逃亡路线逐渐明朗,从逃跑方式上看,戈恩的“出行”只是利用了日本警戒疏漏,并不太具传奇色彩。外媒称,戈恩已经宣布将于当地时间8日下午3点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举行记者会。

  经过数日的连续调查,于2019年12月29日逃离日本的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戈恩的逃亡路线逐渐明朗,从逃跑方式上看,戈恩的“出行”只是利用了日本警戒疏漏,并不太具传奇色彩。外媒称,戈恩已经宣布将于当地时间8日下午3点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举行记者会。

  1月5日,东京地方检察院根据相关条令没收了保存在戈恩律师处的3本护照。现年65岁的戈恩因拥有巴西、法国和黎巴嫩三国国籍,总共持有上述三国的4本护照。其中法国护照2本,巴西和黎巴嫩护照各1本。

  据报道,戈恩进入黎巴嫩所持的法国护照是日本检方考虑到戈恩长期在日本生活,日常难免会使用到身份证明,因此特别批准戈恩留存一本法国护照。

  而在戈恩去年12月29日从关西机场离开日本时,并没有留下出境记录。只能说明戈恩是通过“非正常”渠道躲过了海关的查验。此外,戈恩的律师弘中惇一郎4日还表示,东京检方已要求律师团交出戈恩此前使用过的电脑等物品。

  据日本媒体报道,此次逃亡事件中,戈恩在保释期间所使用的手机中并没有留下任何有关逃离准备的使用履历。

  去年4月25日戈恩获准保释时,东京地方法院批准戈恩可以在保释期间使用一部不能上网的手机,且戈恩必须向法院提交通话记录,而律师团也按相关规定向法院提交了截至去年11月底戈恩手机的通话记录。检方根据相关记录的调查结果显示,当时戈恩并没有准备逃离的任何迹象。

  日本媒体称,经过数日调查,日本警方根据监控录像等信息基本确定了戈恩的逃亡路线。据参与调查的人员称,监控录像显示12月29日中午时分,戈恩徒步走出了其在东京限制居住的住所。下午4时30分左右,戈恩的身影出现在了东京品川站,并从这里登上前往大阪的新干线分左右,戈恩在新干线的新大阪车站下车,出站后乘出租车前往关西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

  据此,日方确认戈恩于29日晚由关西机场乘私人飞机离开了日本,但戈恩是如何躲过机场海关检查的尚不清楚,仍在调查之中。

  从逃亡的情况看,戈恩的逃亡是一个有计划的完美行动。而报道称,这一计划的策划者应该是戈恩的夫人卡萝勒。

  戈恩逃离日本意味着他放弃了15亿日元的保释金,还有媒体称,戈恩此次出逃的预算预计在22亿日元左右,可见这次逃亡是一个大手笔。但戈恩自2010年到2017年共在日产获得170亿日元的报酬,两者相比,37亿日元的逃亡成本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抵达关西机场的戈恩如何躲过海关检查始终是个谜团。报道称,关西机场设有专门为私人飞机乘客提供的贵宾室,为了提高使用率,这个机场的私人飞机登机人员和物品是否需要安检则主要由私人飞机的运营公司和机长判断。

  日本的航空法规定,机场安检由负责运营的航空公司负责,也未强制规定必须经过X光检查。据关西机场方面证实,29日晚,确有一架飞往土耳其的私人飞机,因当时的行李箱尺寸过大,不能进入X光检查仪器,后来也未进行开箱检查便予以放行。日方认为,戈恩就是利用这一安检漏洞藏在乐器箱里,躲过了机场海关的安检。

  此外,来自土耳其方面的消息也证实了这一推测。土耳其司法部门4日拘捕了涉嫌协助戈恩逃亡的7人中的5人,包括飞行员和机场地勤等人员。据称其中一名是民营航运公司MNG jet的运管人员。据其交待,该公司提供了两架私人飞机,一架由阿联酋经大阪再飞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另一架则由伊斯坦布尔拉到客人后直飞贝鲁特。

  “他们在伊斯坦布尔机场将一名男子从一架飞机带到另一架飞机上,然后起飞。但并不知道客人是谁。”他称,此事是黎巴嫩的一位朋友安排的。

  无论怎么说,戈恩的此次成功逃离日本的计划还是非常保密的。就在戈恩逃亡的2天前,他还和女儿一起前往东京的一家烧烤店共进了晚餐。27日晚,戈恩通过其秘书提前预约了位于东京港区的一家名为“串若”的烧烤店。戈恩始终笑容满面,还不时与店里客人合影。

  媒体称,戈恩出逃计划的策划者就是其夫人卡萝勒。戈恩在日本被捕后,卡萝勒就在海外寻求媒体和组织的帮助,甚至直接找到法国总统马克龙,为营救戈恩奔走呼吁。为了营救戈恩,卡萝勒的行动计划至少准备了半年之久,而实施计划的则是黎巴嫩的民间情报机构。

  根据这一计划,29日下午,营救小组成员与戈恩在品川站会合后,一路协助戈恩成功逃离日本。媒体称,之所以说戈恩出逃计划非常机密,是因为就连戈恩在日本的女儿也对此毫不知情,直到戈恩成功逃离的消息曝光后才如梦方醒。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